上海仲恩国际有限公司

电话:021-2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IT时代周刊:联发科战略败局

编辑:上海仲恩国际有限公司  时间:2018/09/29
联发科正处于1997年成立以来的最低潮,公司董事长蔡明介退居幕后仅一年,就不得不重出江湖亲自主持大局,拖着瘦弱的身躯,奔走在大陆品牌手机厂商与山寨机企业之间。

沉湎于2G时代取得的辉煌,联发科在3G与智能手机上出现极大的战略失误,致使公司连续四个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大幅下滑。今天,蔡明介已感受到四面楚歌高端市场久攻不下,低端市场不断沦陷。

联发科为自己的短视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成立14年来,联发科成长速度之快让人咋舌。不过,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式,现在,它正面临无边的烦恼。

7月7日,联发科公布了上半年业绩,期内实现营收408.23亿元新台币,同比大幅下滑34.84%,在整个IC行业高歌猛进时,联发科的这份成绩单太过悲催。

高端市场上,完败于高通、博通、德州仪器、英飞凌等西方芯片厂商;低端市场上,遭受展讯、晨星等后起之秀的强烈冲击,不容乐观的处境,导致联发科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已经伤及凝聚力。

凭借破坏性创新的集成方案,联发科一度垄断内地GSM芯片90%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出货量最大的手机芯片厂商。但由于对未来趋势判断不准,联发科在3G大幕开启时手足无措,在智能手机上又错误地选择了微软平台,这耽误了它太多时间。

巨大压力之下,联发科日前在上海公布了“类智能手机”方案,主攻智能与非智能的中间市场。这一方案虽然能降低手机的价格,丰富应用,但目前千元智能手机已经普及,这一替代性方案显然难以博得主流手机厂商的好感。更为不利的是,高通也在向中低端市场渗透,联发科的未来堪忧。

蚕食联发科

凭借山寨机的鼎力支持,2009年,联发科进入鼎盛时期,其芯片在内地的市占率高达90%,出货量一举超越高通,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芯片厂商。

然而,盛极而衰。不到一年时间,联发科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市场份额大幅下滑,营收放缓,利润大跌。尤其是展讯以及台湾的IC厂商晨星等竞争对手在低端市场的发力,让联发科倍感压力。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联发科在大陆手机芯片市场失利,是因为展讯的崛起,打破了其霸主地位。市场调研机构iSuppli的数据显示,2009年时,展讯在内地的2G芯片市场份额还不到5%,但目前已升至30%。

联发科太过心急,一直想赶超高通,结果忙中出错。2009年,联发科推出MT6253芯片,虽然性能出色,但因变化太大,封装要求高,导致良品率下降。展讯成功抓住这一机会,于当年推出一款质优价廉的2G芯片,凭借良好的性价比蚕食了联发科的部分市场份额,并一举打入三星、摩托罗拉等品牌厂商的供应体系。手机行业利润一再降低,手机厂商也在尽量控制成本,相比较而言,展讯的手机芯片价格更低,而质量与联发科的并无多大差别。联发科的高毛利战略,使其轻易被展讯突破防线。

有趣的是,在今年4月的一个半导体会议上,主办方曾经安排联发科CEO蔡明介与展讯CEO李力游共进午餐,但前者避开了这个碰面机会。

对联发科构成冲击的还不只是展讯,在低端市场,晨星被认为是继展讯后联发科的又一个难缠的竞争对手,它最近上升势头迅猛,并在内地市场迅速蚕食联发科的份额。据悉,晨星在大陆已占到手机芯片市场份额的5%,并且正在积极进行3G和智能手机芯片的研发。

联发科与晨星是一对冤家,它们在手机芯片、电视芯片等多个领域形成了正面交锋。据台湾媒体报道,晨星为了缩小与联发科的差距,采用了挖角的方式,从联发科手里获得大量的商业机密。

今年5月,联发科指控两名景发科技(手机设计公司,联发科的合作伙伴)的离职员工,称其将与联发科有关的重要软件及机密信息复制带出投奔晨星。在外界看来,联发科将晨星视为强劲的竞争对手,此次诉讼显然是要延缓晨星的进攻势头。

出于危机意识,6月28日,联发科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无线通讯副总经理等多位高管齐聚上海,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透露公司未来的产品策略和市场方向。联发科还公布了类智能手机的MT6236解决方案以及为Android量身定制的MT6573方案。

战略性失误

由于联发科过分沉迷于2G芯片取得的成功,它在3G时代以及智能手机浪潮中错失了市场机遇。

7月18日,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在上海召开WCDMA终端产业链论坛,鼓励终端厂商生产更多的中低端3G手机,以扩大用户规模,蔡明介出席了这次大会。

从运营商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今年6月,中国联通的3G用户达2394.5万户,中国电信的3G用户已达2154万户。然而,在这波3G浪潮中,联发科基本上成了看客。

“联发科在大陆2G市场曾经占据90%的份额,这应视为不正常,目前份额跌破70%,但仍是一个相当高的数字。”深圳一家手机厂商的产品经理对《IT时代周刊》表示,联发科走下坡路,与其在3G领域没有取得好的成绩有很大的关系。

目前,这一领域的核心专利主要集中在欧美企业手中,操作系统由微软、谷歌、苹果、黑莓、诺基亚等把持,它们是标准和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联发科横行2G时代的Turnkey模式不再奏效。

而联发科近年来几乎倾注所有精力布局2G市场,导致在3G市场上没有积累,转型压力非常大。联发科相关高层也承认,公司在3G领域布局有些晚。“我们的行动确实迟了些,这里面有多方面的原因,最关键的原因是3G芯片技术难度高,而我们又希望推出的产品成熟、稳定,因此比预想进行得要慢。”联发科总经理谢清江说。

但这不足以解释联发科在3G上落后的原因。联发科布局3G市场并不晚,走了不少弯路却是事实。《IT时代周刊》记者了解到,早在2007年,它就收购了ADI的TD手机方案事业部,提前卡位的意识十分明显。

不过,此次收购并没有给它带来真正的竞争力,协议栈等核心技术大部分掌握在ADI的合作伙伴手里。而TD启动迟缓,也给了竞争对手充分的酝酿时间T3G以及新杀出来的Marvell,它们都抢了联发科的风头。

为此,去年8月,联发科不得不花费2000万美元收购傲世通,以获得对方在TD基带芯片领域中包括协议栈在内的核心技术。在业界人士看来,联发科此举欲摆脱对联芯科技依赖的意图十分明显。

现在,对联发科不利的是,高通等欧美竞争对手对TD-LTE手机芯片市场虎视眈眈,随着它们的进入,联发科的局面可能将日渐堪忧。

而在CDMA2000以及WCDMA上,联发科有心无力,原因是它们的核心专利全部掌握在欧美芯片设计厂商手中。数据显示,2010年,联发科手机芯片出货量达5亿片,但WCDMA芯片仅有110万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7月18日的中国联通WCDMA终端产业链论坛上,蔡明介透露,迄今为止,联发科已针对WCDMA制式陆续推出了几个平台解决方案,并已经接到了中兴通讯(000063,股吧)、联想等一些厂商的大单。但是,联发科在这一制式上缺失话语权,整体影响力有限。

更不幸的是,联发科在智能手机领域反应迟钝,它将目标瞄准微软平台,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在Android平台上没有匹配的智能手机方案,让它的投入基本上打了水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0年,面向中国市场的联发科平台手机出货量为12500万部。但随着品牌手机和Android开源系统手机的发展,2011年联发科的平台手机出货量将会下降15%左右,预计出货量为10600万部。

去年7月12日,联发科宣布正式加入谷歌“开放手机联盟”,并将打造联发科“专属的Android智能型手机解决方案”。联发科将会把此前在2G时代获得的成功,复制到Android智能手机上来,这种整合芯片系统解决方案,可大幅降低手机厂商的技术门槛,缩短产品的上市时间,并有望让Android智能手机成本降低2/3。

尽管联发科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可能为时已晚。今天手机行业的局势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行业观察人士认为,高通已经在3G智能手机领域复制联发科的模式,只需少量的工程师,就能制造3GAndroid手机。而且,高通也在大幅下调3G芯片的价格,从2009年的每片15美元降至目前的10美元以下,压缩了联发科3G芯片价格的腾挪空间。

军心动摇?

去年年底,蔡明介亲自督军,奔赴第一线拜访内地出货量较大的手机厂商,意图重新夺回失去的市场份额。蔡明介还要求手机部门主管直接向他报告工作,及时解决存在的问题。

据台湾当地媒体报道,联发科内部沟通不畅,执行力不强,让蔡明介大为光火。员工很早就向公司总部汇报过,印度等海外市场三卡三待的需求强劲,但总部一直置若罔闻,结果让竞争对手展讯捷足先登。

联发科已失去了中国2G芯片市场的绝对地位,欧美高端市场又迟迟打不开局面,公司的获利能力持续大幅下滑不可避免,这样的危机局面如何能够凝聚人心?蔡明介的运筹能力经受着考验。

由于高分红不再,内部理念出现分歧,联发科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人事动荡。去年10月18日,联发科原手机事业部老大徐至强离职,这在IC业界犹如一枚重磅炸弹。

联发科能有今天的成就,徐至强居功至伟。他也是联发科的元老级人物,1999年,蔡明介挖来徐至强,投入手机芯片的研发。2009年,功勋卓绝的徐被蔡明介提拔为手机芯片事业部负责人,这是联发科最重要的一个部门。蔡明介则退守幕后。

业界传言,徐的离职是由于功高震主。徐与大陆各大手机品牌关系密切,在他的游说下,很多不知名的手机厂商(包括规模不大的山寨机厂商)都投奔联发科。2010年8月,在公布糟糕的上半年业绩后,退居二线的蔡明介重新握紧手中的大权,这让徐至强心生退意。

徐至强的离职,拉开了公司高层跳槽的序幕。记者了解到,去年10月至今年4月,仅半年时间,联发科就更换了三位总经理,再加上去年年底离职的首席财务官喻铭铎以及人力资源处处长陈家忠,联发科经历了一场人事地震,外界甚至将其描述为联发科“军心动摇”。

今年4月,联发科大陆负责人林彦璋,以身体欠佳为由离职。深圳一家手机厂商负责人告诉《IT时代周刊》记者,林彦璋作为联发科内地的总经理,之前的成绩有目共睹,在这个当口离职,容易引发猜疑。在他看来,“身体不佳”仅是借口,公司高层对内地市场被展讯抢了风头不满,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而蔡明介也对公司的管理层大为不满,认为他们轻敌,给了竞争对手乘虚而入的机会。为此,去年年底,蔡明介在一次大会上喊出“重拾创业精神”的口号,要求员工努力工作,不能有所懈怠。

据联发科内部人士透露,去年年底,公司手机部门主管换人后,内部新旧派系问题严重,导致100多位研发工程师递交辞呈,这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而这些离职的员工,其中有一些去了竞争对手博通的台湾公司。

联发科过去几年的高速发展,有赖于高分红吸引来高素质人才,但随着获利下降,预计分红可能会大幅下降,在业绩低迷的情况下,联发科能否留得住人才,的确是一个疑问。

联发科一位不愿具名的管理者向《IT时代周刊》透露,鉴于目前这样一种危机局面,蔡明介将重心放在组织的改造上。在高层和核心技术人才流失的情况下,他正为公司四处网罗人才,补充和更新血液。

蔡明介去年从IBM挖来仇慧,负责公司的策略执行。仇慧是IBM的老员工,曾辅佐过IBM的前CEO郭士纳。今天的联发科与上世纪90年代初的IBM颇为相似,蔡明介找来仇慧,显然是要他为公司在战略转型方面提供帮助。另外,联发科也从高通挖来技术骨干,希望在高端市场有所突破,摘掉“山寨”大帽。

看不清的未来

为摆脱2G手机市场的窘境,联发科开始积极进军智能手机领域,不过,智能手机软硬件复杂程度相对较高,而智能手机正处于爆发期,为了在最短时间内赶上博通与高通的技术水准,直接并购无疑是联发科最快的捷径。

今年3月,联发科以换股的方式,并购芯片厂商雷凌科技,希望弥补自身在智能手机、PC和平板电脑领域的短板。这桩收购预计于今年10月1日正式完成。

在联发科总经理谢清江看来,通过并购雷凌团队,不仅可获得一批优秀的技术人才,而且可为联发科提供更丰富的芯片解决方案。雷凌科技的应用涵盖PC、互联网电视、蓝光播放器、游戏机、平板电脑与智能手机,此举将大大丰富联发科的产品线。

联发科为了弥补智能手机的短板,还想出一个替代方案推出中间软件平台MRE及芯片新产品,使普通2G手机具备“类智能手机”的功能。据联发科透露,它介于智能手机与功能手机之间,采用半开放式平台,可实现上网等类似智能手机的用户体验。

联发科的“类智能手机”概念甫一面世,业界的看衰声就不曾断过。不过,联发科对这一新的芯片解决方案十分看好,认为凭此将可使自身与展讯、晨星等竞争对手区别开来。

谢清江对“类智能手机”充满信心。他认为,虽然目前3G智能手机出货量大幅上升,但从市场来看,功能手机的需求远超智能手机。而联发科最新推出的产品解决方案,将为功能手机提供上网、大屏全触控、软件下载等智能手机操作体验。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从去年开始,中国三大运营商就在发力千元智能手机,华为、中兴、酷派等推出了大量千元智能手机,并已经将价格压得很低。在行业人士看来,联发科这一被阉割的解决方案,难以获得国内一线厂商的认同。

据透露,联发科的“类智能手机”不具备3G功能,也不支持Android,而且芯片的主频过低,无法承载一些大型的应用。这种手机虽然很便宜,但事实上与普通的功能手机区别不大,难以激起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这几年来,联发科一直在谋求业务转型,它已经涉足电视芯片市场,并成为核心供应商。在业界看来,此举有望缓解联发科在2G市场失守的压力。但在短期内,联发科近70%左右的营收仍来自2G芯片业务,而3G芯片要实现量产,估计要等到明年。因此,外界对联发科接下来几个季度的业绩预期并不乐观。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